一八一师的千里追歼战
发布时间:2020-08-21 12:59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原标题:一八一师的千里追歼战1949年11月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主力,第一、第四野战军各一部,在地方武装配合下,打响了解放西南的战斗。 为配合主攻部队迂回包抄,位于宝

   原标题:一八一师的千里追歼战1949年11月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主力,第一、第四野战军各一部,在地方武装配合下,打响了解放西南的战斗。 为配合主攻部队迂回包抄,位于宝鸡地区的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十八兵团等部,佯攻秦岭,使国民党军高层误认为解放军的主攻方向在川北,从而将胡宗南集团的大部分兵力滞留于秦岭地区。 当解放军二野等主攻部队将国民党军退往康、滇的道路切断后,解放军一野十八兵团各部立即突破敌人防线,并尾追逃敌穷追猛打,一路向成都地区高歌猛进。

   12月4日,解放军一野十八兵团六十一军一八一师指战员在师长王诚汉的率领下,冒雪翻越秦岭,沿城固、南江、巴中、南部之线向前迅猛推进。 一路上击溃敌人阻拦,克服重重障碍和恶劣气候的影响,经数日急行军,于12月12日率先到达位于汉中的城固地区集结。

   12月15日,一八一师整装出发,一路翻山越岭,沿溪谷峭壁追击前进,以3天半的时间走完了逃敌8天所走的路程,抵达南江以北地区。 当一八一师的前卫部队五四一团进至马尿溪时,该团团长王子波利用我军的电话和敌军的电话“串线”这一偶然的机会,用被我军俘虏的敌军乐队队长的身份,与敌新编十四师司令部通上了电话,弄清了该师师部及两个团已退至南江城,其后卫团在南江城北15公里处宿营。

   王诚汉获悉这一情报后,果断命令五四一团奔袭南江县城;率先遣支队插断南江以南通向巴中的大道断敌退路;五四二团在马尿溪东西地区设伏待歼敌后卫团。

   19日拂晓,解放军五四一团袭入南江城内,敌人根本没想到解放军来得如此迅速,组织不起有效抵抗。 五四一团30分钟就解决了战斗,歼俘敌1300余人。 与此同时,解放军五四二团在马尿溪设伏,歼敌后卫团一部,俘敌副师长及团长以下280余人。 占领南江以后,王诚汉率部加快行军速度,猛追逃窜之敌,先后在八庙垭、两河口、巴中和仪陇县城等地猛击逃敌国民党新八军,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 王诚汉曾回忆说:“沿途可见敌军逃跑中遗弃的武器装备和各种物资,我们根本无法处理这些战利品,甚至连跪到路边举手投降的俘虏,我们也没有时间去收容,只是把他们的枪栓卸掉带走,因为我们为了追击,无法把多余的枪支带走。

   ”24日,一八一师在南部附近强渡嘉陵江成功,占领嘉陵江南岸要点蹯龙驿以西以南高地;25日,一八一师占领佛舍铺,歼守敌1个营,并同兄弟部队配合,歼俘驻南部之敌一个团。 28日,一八一师沿途击溃敌后卫部队的抵抗,再次追上敌之后尾,进占盐亭,并抢渡梓江成功。 为了延缓、干扰前方敌人的逃窜,王诚汉等还特意组织了部分干部战士化装成敌军高级军官轻装前进,从盐亭直奔三台县新渡口。 29日晨7时,这支小分队经急行军,先于大部分逃敌到达新渡口。

   他们以国民党高级军官的身份,命令逃敌“暂停抢渡”、就地“重整队伍”。

   9时,一八一师赶到,向正在江边江岸开阔地带“重整队伍”的国民党十七军发起进攻,一举歼俘敌人4000余人。

   取得胜利后,王诚汉命令一八一师再接再厉,迅速渡江,很快形成对三台县城的三面包围,并切断了守敌逃往绵阳、成都、射洪的退路。

   下午3时许,王诚汉命令部队攻城。 守城敌人尚有万余人,但早已筋疲力尽,不久便挂出白旗投降,战斗于17时结束。 12月30日,王汉成指挥五四一团、五四三团清扫战场,分兵追歼逃敌;五四二团进驻三台,帮助地方建立人民政权。 就在这一天,解放军十八兵团进入成都。 31日,王诚汉和一八一师以及兄弟部队指战员在三台县接受国民党七十六军和第二十八师、第三三六师的投降。 在历时26天的追击战中,王诚汉指挥的解放军一八一师行程千余公里,翻越秦岭、大巴山两大山脉,进行大小战斗14次,先后解放南江、巴中、仪陇、南部、盐亭、三台6座县城,歼敌3个军部和3个师部,毙伤敌900多人,俘敌将级以下官兵2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43门,各种枪支7300余支(挺),骡马671匹,汽车6辆及其他大量军用物资,为配合兄弟部队会战成都、解放西南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编:曹淼、谢磊)。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